剑花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阿剑新作我有一片混沌要对你说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治疗白癜风一共要花多少钱 http://m.39.net/pf/a_4629682.html

阿剑,70后,浙江衢州人。MBA,从事国企管理。诗歌小说散文作品发表于《诗潮》《江南诗》《草堂》《诗歌月刊》《西湖》《野草》《文学港》等期刊,入选《浙江省五年文学作品选》等选本。曾获中国散文学会徐霞客游记文学一等奖等奖项。出版诗合集《无见地》。一见之地编委。

本期约稿:陆岸

阿剑

诗十首

唯心史

离开杭州,就是离别南宋,

回到衢州就归于同治。

那年长毛急攻,似今夜雨水。

那年衢城摇曳,你我南渡仓皇。

李中堂,你说——三千年未有。

我观乌溪水涨,满江都是滚动的大好头颅。

不是时间而是我们

水中石头般漂走。

打坐

在傍晚的云蒲团上打坐

在最后的栀子花香里打坐

在民工返乡摩托与三轮皮卡上打坐

在新楼盘铛铛铛的钟声中打坐

在签约席的酒杯木鱼中打坐

脱掉制服、袈裟,他们打坐

在你身体里打坐

在你给我的无辜身体里

打坐,在我给他们以名

给你以白骨我们打坐

我有一片混沌要对你说

我能不能把那片哭泣的灯火

唤做城市

我能不能把荒野中的房屋唤做村庄

让地图导航与行政区域消失

幽暗的铁轨、撕裂的汽笛唤做远方

失神的大地唤做黑暗

夜风中无主的嘴唇唤做你

磨损的、颤抖的身体唤做:哦!乖

周不易

周文王不是宽袖长袍

的那老头,是那年我在西安

一起抽莫合烟,发疯

食儿子肉,困坐囚室

的西部老汉。

商纣王是和我一样

醉酒还保持清醒

的中产阶级男人,不同的

他把祷辞刻在

人骨,酒杯,女人的白胸脯上。

——所以我相信:

周礼,春秋

变易,恒常

仇敌大腿骨上的

卦象,死人咿咿呀呀唱歌,

语义混乱的经卷。

罗汉井5号

我们在罗汉井饮酒,

聊写过的诗歌与低俗小说。

隔壁,日本人投下的细菌弹

还在燃烧。我们嚼花生米,小龙虾

同时也在咀嚼鼠疫、伤寒、炭疽、疟疾。

30万人传染,5万人病死,

多像谁信手写下的一行病句。

端坐罗汉井,头上盛开的不是散花天女。

是燃烧的铁,乡间残存的病,黑白的血。

我们坐在衢州四面大山的井里,

观天,写字,修炼罗汉。

——修文明的恶,人类的病,带罪的诗。

注:侵华日军细菌战衢州展览馆坐落于衢城县西街罗汉井5号。

有风

正午的风寄来迷失的信。村庄与工厂安静,

黝黑柏油路坦诚它崭新的肝胆。

路标雪白,禁止符……血红。烟囱,

燃烧的手伸向天空。披头散发的废弃楼房

浑身藤萝,无人惦记。

——哦,我说的不是建筑

而是死掉的房子

回到石头。是植物从空中爬回大地。

新樟树狂舞我头发,“……把你的阴影

落在日规上”。一支水渠,下游城市

刚从强制的沉睡中,回到盛夏,

上游亿万吨水悬于众人头顶。

一头野狗跟随半天,我口袋空空,除了百来斤肉身

一无长物。我们,风中被遗忘的物种

像世界边缘两口晃晃荡荡的钟

两个无人投递的邮筒……

凤凰

雨落整夜,树叶与屋瓦的木鱼响着。

我的凤凰还没醒来。那年月光,

机耕路上,母亲抱弟弟在后座,我在前,

中间是父亲。几根凤凰牌新铁,支撑起世界。

此后经年,不栖,不食,不饮,落了灰,

挤在楼道、路边、废旧车篷。风湿痛的翅膀

不再翕张,更多新奇鸟兽咆哮而至。

昨日看见,又一只凤凰落单于野,

荒草堆里迷失多年,额上烙着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